您所在的位置:盐改>正文

盐改第二年:盐务局已撤销,“扣盐”事件为何还频频出现?

聚行业--盐改 微信   作者: 调味品商界  2018-01-03 08:00

盐改-全文略读:官方报告出来了!多省撤销盐务局 下半年盐企将迎来一轮生死战这个中华老字号,用工业污水做醋,居然还申请了专利!以“脚臭盐”为例,深度揭秘盐改背后的利益纠葛高管套现近6亿,四川“酱油王”千禾味业这次玩大了...

▲这是调味品商界的第442推送。新朋友点击蓝色字体关注,老朋友点击右上角转发。



盐改进入第二年。


按照盐改时间表,2017年应该完成政企分开。这也是盐改最根本的目的:保证盐业市场有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所以2017年最后几个月,各省市频频对外发布消息,表示撤销盐务局,完成了职能交接工作。


但进入2018年后,仍有外地食盐遭到“先行登记保存”的待遇。“扣盐”事件令食盐厂家和经销商们如坐针毡,难道盐改要被“延改”?





调味品商界|淀粉 发自 北京




1


政企分开后,仍有“扣盐”事件出现


2018年1月1日,有一则罚单在食盐圈里掀起了轩然大波。


罚单出自山东郓城县,当地盐务局以非法经营食盐为由,对一位经销商的食盐做出“先行登记保存”处理,依据是《山东省盐业管理条例》第三十四条第(二)项。


“不是食盐改革中政企分开一项,在2017年12月31日之前就完成了吗?为何到了2018年,盐务局还可以‘扣押食盐’?”一位食盐经销商说。


这并不是个例。在12月30日还有两条类似的消息在行业内引起诸多猜想:盐改要“延改”?



第一条是沂水县人民政府给沂水县盐务局批复的《关于在监管体制改革过渡期内继续履行食盐监管职能的请示》。文中主要内容是:在县食盐监管体制改革过渡期内,现有监管体制和职责分工维持不变,相关执法人员保留执法资格,盐务局要严格按照法律法规规章依法行政执法,加强与食药监、公安等相关部门沟通,确保该县盐业市场稳定,食盐安全。



第二则是山东枣庄市人民政府对枣庄盐务局的批复函:“市、区(市)两级食盐安全监管职能调整期间,同意继续行驶食盐质量安全管理与监督职能,行政执法人员应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和规章要求开展执法工作。”时间落款是12月27日。


对于沂水县人民政府的批文中“在县食盐监管体制改革过渡期内”,我们可以理解为和盐改内容并不矛盾,然而郓城县在2018年1月1日仍在扣押食盐。这令盐企和经销商们如坐针毡。


“同样是卖货,我做济宁和枣庄市场时,济宁盐务局就直白的给我说,枣庄市场不好进,进去就会被严查,但是济宁已下发文件,这种情况则不会出现”一食经销商向调味君透露,其在开发市场时,也会望风而做,目前根本没有进入枣庄市场的打算。




2


盐务局职能已移交,再遇“扣盐”可举报


其实在此之前,调味君已多次点明:在2017年,发改委、工信部曾颁布《发改办经体〔2017〕604号》文件,要求各“省、市、县三级盐业主管机构或食盐质量安全管理与监督机构与盐业公司未分离的,2017年6月30日前要编制完成盐业监管体制改革方案,2017年年底前要实现政企(事企)分离”。



例如,2017年12月27日,广东省盐务局与食药监局举行的盐务职能交接仪式,申明在12月26日,双方签署了《广东省食盐监管体制改革职能交接协议书》,“定于2018年1月1日起,省盐业集团(盐务局)承担的食盐质量安全管理与监督职能,正式划入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全省各级盐业主管机构承担的食盐质量安全管理与监督职能,于同日移交同级食品药品监管部门负责”。


也就是说,类似事件应由食药监局等部门处理。


而就在“先行登记保存”事件多发的山东,也早在其公布的《山东省盐业体制改革实施方案》和《山东省食盐监管体制改革方案》中,明确了自2018年1月1日起,按照政企分开的原则,“山东将全面实行新的盐业管理体制和食盐质量安全监管体制”。


长期关注盐改的上海旨平律师事务所副主任邹佳莱表示,出现类似情况,食盐企业和经销商有权拒绝执法,并可报警称有人冒充盐务局执法人员,“因为国家规定,2017年12月31日之前,完成政企分离,盐务局已经不存在了”。甚至可带上盐改相关文件,将其扭送到公安机关。




3

2018年盐改重点是生产企业

经历了多次扣押事件以后,有从业者编了一段话,来描述盐改过渡期间出现的怪现象:“国务院盐改公公正正,众盐企鸡血赤膊上阵,两部委檄文雷霆万钧,盐务局搅局进退自如”。



这个怪现象,一语道破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症结。政企分开的本质,是保证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参与者在经营产品时,能有一个公平公正的环境保证,但目前为止,各省的外来食盐,进入本地市场的并不多。


山东一位李姓经理介绍,目前向外扩张压力来自很多方面,“我们不怕有人搞价格战,怕的是仗还没有开打,就被一些部门掐死在进军的路上”。


河北籍盐商杨先生表示,“少数盐务局以政企分开条件尚不成熟为借口,未及时移交职能,这违背了国家盐改政策,是公然对抗国家法规。希望发改委等部门及时出台政策,对违法的地方政府作出处理,以保障改革的顺利进行。”


事实上,随着2017年的结束,多地盐务局已明确撤销,其职能也相应划到各个部门当中。尽管仍由部分阻力,但政企分开的大势已不可逆转。


上海旨平律师事务所副主任邹佳莱说,随着盐改进一步深入,在2018年重点工作将会围绕“整顿食盐生产企业”为主。


说白了,就是淘汰掉不合格、跟不上时代的企业,进而推出新机制。未来的盐企,是做好产品质量、服务、包装,在营销上跟进,而不是守着老一套的垄断式经营。


2018年,食盐生产企业再也不能浑浑噩噩的度日,他们要和正常的调味品企业一样,在市场的混战中,杀出一条血路。做好了,发展壮大,做不好,就要做好被淘汰的准备。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违者承担法律责任,申请授权请加微信18538562525


编辑丨桂圆 美编丨草果 统筹丨虫草

· END ·


调味品商界更多精彩,点这儿

酱油质量哪家强?官方报告出来了!

多省撤销盐务局 下半年盐企将迎来一轮生死战

这个中华老字号,用工业污水做醋,居然还申请了专利!

以“脚臭盐”为例,深度揭秘盐改背后的利益纠葛

高管套现近6亿,四川“酱油王”千禾味业这次玩大了!

他35亿卖掉金丝猴糖果,改行卖食盐,5年要做30亿!


84